回国留学生反馈酒店脏乱 卫健委:请学生艰苦一下


2020年3月28日0-24时,河南省新增新冠肺炎本地确诊病例1例(漯河市1例)。

中国卫生:2月1日带队再征武汉,您表示要到“有重症的地方去”。面对病毒威胁下的重病人,您都有哪些武器?

李兰娟:闭门会议还未结束,参会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领导立即电话北京,将“人传人”、“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”等专家的关键意见向国家卫生健康委汇报,国家卫生健康委领导非常重视,又立即向国务院有关领导汇报。会议一结束,专家组就连夜赶赴北京。当晚12点,马晓伟主任会见了钟南山和我,听取了汇报,并决定20日一早向孙春兰副总理及国务院常务会议做汇报。

1月19日下午,高级别专家组召开闭门会,让我第一个发言。我主要提了以下几个观点:

1月19日晚,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紧急会议

中国卫生:作为传染病学专家,在1月18日去湖北之前,您对湖北和武汉的情况有所了解吗?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,最初到达武汉时,面临的情况,和之前所听到的、所预想的,有什么不同吗?

中国卫生:闭门会上的意见,是如何传向全国的?

此项议题结束后,李克强总理和孙春兰副总理还特意到会议室外送别我们,让我非常感动。会后,国务院当即做出决定,将新冠肺炎按照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。20日下午,国务院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,布置了全国联防联控的要求。当天,国家卫生健康委专门召开新闻介绍会,请我们6位专家把疫情的研判情况,通过新闻界向全国公开。从这天以后,全国的警报一下就拉响了。

三是估计已经有不少人被感染,仅靠金银潭医院一家收治病人是不够的,建议立即腾空几家医院来专门收治新冠病人,这样,病人能够做到“应收尽收”,医务人员也能做到有效防控。

如果不按甲类传染病来管,是不可以干预和隔离病人和密切接触者的。2003年的SARS,就是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,当年,浙江曾出现4例输入性病例,为防止疫情扩散,我们一晚上隔离了1000多例密切接触者,所以,浙江就没有出现第二代病人,也没有医务人员感染。